一个写故事的人
头像@3
LOF不常看,微博@蓝风洗碗机

双倍叉烧与溏心蛋

一小时草稿流睡前故事

社畜有手就能打字说话算话



院第一次见到承的时候就是冬天了,那家拉面馆刚刚开业。

 

那天院刚从市立图书馆走出来,揣着半书包沉重的参考资料,被同学带着哭腔的电话call去帮忙,信誓旦旦地向他介绍今天只是暂时缺人,时薪远高于平常。院一直有存钱习惯,老实说时薪再高也未必能打动他,但恰逢那天他亚马逊购物车里添加了新的游戏外设,反应过来时恰好已经走到了LINE上收到的店铺地址附近。

 

他掀开门帘走进去,暖色的灯光很舒适,但店内的顾客确实太多了——他看见一位个子颇高的男性坐在靠近墙角的双人座上,微屈的背部几乎已经靠在了墙上,一副格外拥挤的样子。紧接着,有人把一团并不柔软的布料塞在他手中,仍带着完全不自然的哭腔说花京院君你终于来了太感谢了,让他赶紧去厨房帮帮忙。他展开手里的布团,是条平铺着鱼板图案的围裙,来都来了,他叹了口气。从午餐时间开始,后来的几小时里他一直都端着托盘在店内东奔西走,期间被汤料烫到手腕两次,运动鞋原本洁白的边缘也变得脏兮兮。

 

中间有件很有趣的事——之前让他注意到的那位高个子男人,点单时选了叉烧拉面加溏心蛋的套餐A,倒是很干脆;没过很久他就把套餐餐盘端给了对方,用尚不娴熟的语气祝客人用餐愉快——没过几分钟,他在隔壁桌点单时听见有人叫他“红发的小哥”,转过身去发现身着白色长风衣的那位男人站了起身,一边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展开,一边对他说“再加一份叉烧和溏心蛋,不要面”,然后将付款费用放在了桌边,再次坐了下来。空气在那一瞬间有凝固住,院确信,周围的客人也有向这边张望,但他只是熟练地撕下作为买单证明的小票,大声核对了一遍“好的,再加一份叉烧和溏心蛋”——“不要面”他没忘记补充道。他端着热腾腾的拉面配料回来时,男人正端坐在座位上,手中没拿筷子,仍然是那副拥挤的模样。他把碗放在对方的桌上,语气更加娴熟地重复了一遍用餐愉快,男人礼貌地点头说了句谢谢,将叉烧和溏心蛋倒进面碗里,再次低下头吃了起来,所幸汤和面也仍然热气腾腾。

 

院这时候才刚刚注意到男人翠绿色的眼睛,啊,原来如此,个子很高也是这原因吧,但对方口中的日语很动听,虽然他只听到一些零散而简短的句子,却仍然坚定地这样认为。

 

后来,那位在拉面店打工的同学以“那天店长威胁我如果我不能说服你去帮忙就要辞掉我”“反正你也没什么事不是吗”之类的理由拜托了院许多次。院白了他一眼,说你怎么知道我没事,又把沉甸甸书包摘下,咚的一声放在课桌上,你不用写论文我还要写。但院还是答应了一回,是平安夜,下了一整天的小雪——他一个人住在学生公寓,在他几乎已经走到公寓楼下时,同学发来图片消息,拉面店里暖黄灯光热气腾腾的画面。他顿时有点莫名其妙的心动,又觉得这样的心动有些好笑,便答应了。

 

好巧不巧,这次他又碰见那位白风衣绿眼睛先生,他端着点单用便笺本走到对方面前,对方仍然干脆地选了A套餐,院便直接接话道,双倍叉烧溏心蛋?男人抬眼望向他时带着点恍然的神色,接着点了点头,又说谢谢。

 

第三次他们碰见,是在市立图书馆旁边的咖啡店,院推门进去时对方刚准备走出来,并未撞到,只是恰好对视,两人都意外地“啊”了一声。院原本只想随意地打个招呼了事,但对方却说等一下,有样东西给你。他们站在店门口,男人又掏出钱包展开,从夹层里拿出一张纸片递给院——他读了读画着巨大鱼板的纸片,是张积分卡,十个章鱼印章可以换一份叉烧加溏心蛋。

 

院忍不住笑了,说谢谢,我收下了,男人仍然点点头,推开门离开了。

 

等一下,院忍不住道,男人回头,问他怎么了。

 

院从背包里掏出笔记本,哗地撕下一整页,拔掉笔帽在纸上快速地写下,然后对折,递给了对方。

 

-

 

后来,“约会”这件事让院真正有了自己很忙的理由,假日时会和绿眼睛先生一起去那家拉面馆,偶尔也会去帮忙——但这次确实想要和老板搞好关系,顺便偷学一下溏心蛋的最佳制作方法以及美味叉烧配方。

 

END

 

大家晚安!没有回复评论是确实没有空😭我真的好喜欢叉烧和溏心蛋!也非常感谢大家!

评论(2)
热度(75)

© 蓝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