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写故事的人
头像@3
LOF不常看,微博@蓝风洗碗机

双倍叉烧与溏心蛋

一小时草稿流睡前故事

社畜有手就能打字说话算话


院第一次见到承的时候就是冬天了,那家拉面馆刚刚开业。

 

那天院刚从市立图书馆走出来,揣着半书包沉重的参考资料,被同学带着哭腔的电话call去帮忙,信誓旦旦地向他介绍今天只是暂时缺人,时薪远高于平常。院一直有存钱习惯,老实说时薪再高也未必能打动他,但恰逢那天他亚马逊购物车里添加了新的游戏外设,反应过来时恰好已经走到了LINE上收到的店铺地址附近。

 

他掀开门帘走进去,暖色的灯光很舒适,但店内的顾客确实太多了——他看见一位个子颇高的男性坐在靠近墙角的双人座上,微屈的背部几乎已经靠在了墙上,一副格外拥挤的样子...

《四十四次日落》——承花【星球】主题合志

虽然目前的成员也没有什么出本经验,但确实想要一起试试!

朋友们有经验可以指点有想法愿意分享的请随时私信我!

本周方案敲定完毕之后会去试试参加明年五月cp的承花专区~

【承花】礼物

BGM:(W)HERE


承太郎是在半个月之前发现这件事的。 


当他从座位旁的窗户往外眺望时,看见花京院正拎着包站在花坛边的枫树下向他挥手。他从教室后门离开自习课堂,径直走下教学楼内的台阶。 


他伸手挡住袭面而来的刺眼阳光,狭窄的街道上挤满了摊贩和来往的人群,包着头巾的妇女摇晃着怀中高声啼哭着的婴儿,成群结队的少年紧跟着过路的游客,用稚嫩的声音表示他们可以免费搬运行囊。 


他在人群中缓慢地前行,装着酸奶的木桶被晒出了浓郁的咸味,香料商人的瓶瓶罐罐也把稀薄的风染上了气味,他感觉自己刚刚经过了一位浓妆艳抹的年迈女士,她的美丽中透露着衰败与疲惫,但...

【承花】剪梦

花京院第一次来店里时,承太郎正在打瞌睡。


那天格子门不太滑得动,直到被人奋力拉开后哐当一声撞在尽头,承太郎才从迷蒙中惊醒。他在柜台后把身下的木凳往前带了带,坐正身子又清了清嗓子,才朗声问客人是来剪梦的吗。他听见一个声音犹犹豫豫地说下午好,打扰了,您好,是的。他家的店内没装电灯,只有烛台,他们向来只在薄暗的光线里替人修剪梦境。


他在微茫的烛火里看见对方身着纹样精美的浅绿色狩衣,垂在脸侧的发丝在光洁的墙面上投下了一片棕褐色的云翳。一个红发的男孩,年纪和他差不多大,但比他要瘦弱一些。


新年的第一天,承太郎的父母都去神社参拜了,他的左脚上还裹着石膏...

He felt a funeral in his brain

后来的故事

BGM:《Turncoat》By Goldmund


一、英和辞典


一开始只是无聊,他在院子里生了一堆火。他先把那本辞典的深蓝色外封壳摘了下来,随手扔在脚边,扉页的纸很硬,中间靠左的部分留有一块浅黄色的矩形痕迹,似乎曾经有什么书签之类的东西被长期禁锢在纸页之间。但他从没见过,他只得到了这本书却不曾有过书签。它的上一位主人为它盖章时大概正在阴雨连绵的天气里犯困,蓝色印章边缘的重影意外地让框线看上去立体了不少,像是一个方块,被挤压在干涸纸浆间的方块,永失棱角的方块。


他动作粗暴地从线封里扯下扉页,试探着扔进了火堆里;然后是目录,一共只有五条,谁让它只是本辞典;接着是说...

1 / 9

© 蓝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